中醫對於月經的理解

對於一箇中醫婦科的大夫來講,中醫學對月經的解釋應當是首先搞清楚的,一者月經病是中醫婦科最常見、最基本的。二者很多複雜的婦科疾病都與此有牽連,往往在發病的前期首先會有月經的異常出現。再者診病的時候,通過對患者月經狀況的分析可以更準確地把握病症的根源和變化。

所以說對於一個醫者來說,掌握好這些知識可以說把握好了一雙碗筷,能更好的吃中醫婦科這碗飯。而對於一個女性來說,了解了這方面的知識,對自己保養身體會有嶄新的認識,假使偶患病痛,在尋醫求藥的過程中,也不會再對那些個費解的名詞、推論一頭霧水。我把我所理解的中醫理論對月經的解釋儘可能的通俗的寫下來(主要是給醫學界以外的人看,所以難免有些地方在同行眼中欠些妥當,但只要無傷正統、不違醫道,我也就顧不得許多了。),也算是為中醫的普及和推廣盡些該盡的義務吧!

閒言少敘,進入正題。

一 總論

健康女子一般到了14歲左右就會有月經來潮。當然這個要受到地區、氣候、個人體質、營養等等的影響,但大體來說總在11到18週歲。

閉經的時間,一般是49歲左右,影響的原因同上面一樣,時間推遲或者提前3——4年,只要身體沒什麼疾患症狀,也是正常的。

月經一般每隔28天就會來一次,21天到35天來一次也算正常(就是前後提早或推遲一週),正常的行經(月經來時持續的天數)多為4到5天,不過偶爾的3或7天也並沒什麼大礙。一般第一天很少,第二天最多,以後逐漸減少(西醫認為月經量正常為50——80毫升)。顏色應為暗紅色,當然如果開始或者結尾的時候,由於量少可以呈現較淡的顏色。可伴有輕微的腰痛、小腹脹痛和性情煩躁,這些都是正常的,但是如果情況比較重,那就需要及時治療了。

對於行經的週期,中醫對於每兩個月來一次月經的叫作“並月”;每三個月來一次月經的叫作“居經”或是“季經”;一年一次的叫作“避年”;終身不來月經但是能受孕的(有排卵,可以出現每月腹痛等表現,另有一些特殊的屬於疾患的,我另作一章來講)叫做“暗經”。現在中醫學普遍認為前三者統統是病態的,需要醫治;後者呢?我臨床見過一些屬於正常,有些屬於異常的,暫且放下,過後再論。

二 本錢和種子——腎氣和天癸(gui)

(一) 腎氣——你的本錢

一提到腎虛,人們腦海裡往往會先想到男性,其實女性也會腎虛,並且其臨床出現率並不低。首先要講明一點,中醫所講的五臟和六腑其實是個符號代表,它們實際上是一個系統,而並非是西醫所指的單個器官。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西醫學的解剖學有兩個名詞——血管、神經;同樣中醫基礎理論常會涉及到一個類似的名詞——經絡(現代中醫認為經絡和血管、神經有著很密切的關係)。這三種物質關係密切,卻因為各自基於不同的理論,而呈現不同的映像。血管、神經就好比是我們常見的公路、鐵路,可以很直觀的觀察到,對他們會有很直接的印象;而經絡卻如同隱於天空的飛機航線,是無法用肉眼看到的,對它的印象便只能靠想象(當然這種想象也是依靠科學實踐的)了。

同樣,在這裡腎這個名詞並不單單指西醫所說的腎臟,其實它包含了很多資訊,是一個“腎”系統,比如整個生殖系統、激素分泌調節系統等等。我們中醫診病常說到腎氣這個詞彙,它是什麼意思呢?

腎氣實際上是代表了一種功能,簡單說來就是中醫“腎”系統的作用。假如說一個人腎氣虛,就可以理解為這個人的“腎”系統功能受到的損害,出現了功能的缺失或不足。

我們常常提到的腎陰、腎陽其實就是腎氣的兩個分類,它們分別代表了腎氣的兩個不同方面的功能。一個人不論腎陰虛還是腎陽虛都可以稱作腎氣虛。只是臨床上往往兩證同時出現,單獨一種虛象的情況不多見。這涉及到中醫一些比較專業的話題,暫且放下。

也許你現在開始有些疑惑了,我們明明要講女性的月經,為何要扯到腎氣上來。諸位有所不知,俗話說得好,要吃海鮮撒張網,要吃野味你上山。若要月經來,首先腎氣足。

腎氣足就好比一個人腰纏滿貫,腎氣虛就好比一個人窮困潦倒;腰纏滿貫的出門有香車、起居有豪宅,行得快、睡得穩;窮困潦倒者行不過兩足、住不過茅屋,動得慢、睡不安。更重要的是有了腎氣這一樣財富就可以換到月經的種子——天癸。

(二) 天癸——月經的種子

天癸是個很複雜的中醫概念,中醫認為它是一種能促進人體生長發育和生殖的物質。特別要強調一下,它是物質的。這就引發了很多現代醫者對天癸為西醫的激素一說,對此我們不多加討論,但可以肯定的是西醫激素的很多功能天癸都能包括。天癸的特殊意義在於它是月經的種子。不但如此,天癸在婦科很多疾病中,特別是男女的不孕不育症中具有無可替代的重要地位。

那麼天癸是從何而來的呢?中醫認為它受之於父母,從一出生就悄悄埋在了我們每個人的身體裡(男女都有天癸)。它是有生命的,靠我們每天吃飯吸收營養來供它存活,但是這個東西很耐得住性子,總是躲得很嚴密,從來不顯露出來,直到你供養了它十多年後,突然有一天,它就蹦了出來,就像一顆種子一樣,在你悄然無知的情況下,發了芽——改變了你的身體。這一天是腎氣充足換來的,西醫把它稱作是一個人青春期的到來。

在這裡我引用一段中醫中天癸對人體作用的細緻描述:

女子七歲。腎氣盛,齒更髮長;二七而天癸至,任脈通,太衝脈盛,月事以時下,故有子;三七,腎氣平均,故真牙生而長極;四七,筋骨堅,髮長極,身體盛壯;五七,陽明脈衰,面始焦,發始墮;六七,三陽脈衰於上,面皆焦,發始白;七七,任脈虛,太衝脈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壞而無子也。

丈夫八歲,腎氣實,髮長齒更;二八,腎氣盛,天癸至,精氣溢寫,陰陽和,故能有子;三八,腎氣平均,筋骨勁強,故真牙生而長極;四八,筋骨隆盛,肌肉滿壯;五八,腎氣衰,發墮齒槁;六八,陽氣衰竭於上,面焦,髮鬢頒白;七八,肝氣衰,筋不能動,天癸竭,精少,腎藏衰,形體皆極;八八,則齒發去。腎者主水,受五藏六府之精而藏之,故五藏盛,乃能寫。今五藏皆衰,筋骨解墮,天癸盡矣。故髮鬢白,身體重,行步不正,而無子耳。

由此可見天癸在女性月經中的重要地位,稱它是月經的種子,其實一點也不為過。

三 土壤——任、衝二脈

武俠小說中常說一個人練功到了極致便可打通任、督二脈,由此可見這兩脈在人體生理上的重要意義。任脈在何處呢?簡單說來,就是從人的會陰部(肛門處)一直垂直到下巴處。月經來潮也像練武功一樣,需要打通任脈。而打通任脈的祕籍自然不是什麼九陽真經,而是天癸。

天癸出現後不但打通了任脈,而且促使了衝脈充盈。

衝脈走的路線基本和任脈平行,它們之間相隔大約5分。中醫稱衝脈為血海。意思是說任脈好像一片汪洋,匯聚了全身臟腑的血液。而讓衝脈具有這種海納百川功能的正是天癸。

天癸到達了任、衝二脈,使得任脈通,衝脈血盈。這就好比一顆種子落入土地,首先破土而出(通),然後分佈根系、匯聚養料(盈)。

四 陽光和雨露——督、帶二脈

督脈走的路線和任脈剛好相反,也是從會陰部出發,但它卻順著脊樑骨到了腦袋頂,我們常說的“百會穴”就是督脈上的穴位,督脈一直順著腦門到下巴處和任脈相連。細心的人看到這裡都明白了,任、督二脈不過是個圈,把人體從中間一分為二。

督脈的作用和它的名字一樣,有著“監督、督管”的含義。就像是陽光對於幼苗,陽光充沛了,作物自然生長的茂盛健康。同樣督脈如果功能正常了,月經便會按時到來,按時歸去。

帶脈大致位置就在我們每個人系的腰帶靠上一點,位置相當於女性子宮體表的高度。帶脈的功能有制約、管束的作用。就如同雨露對於植物,風調雨順則一切生機盎然,狂風暴雨則百花凋零。

綜上所述,月經週期的正常與否和督脈的調節、帶脈的約束是分不開的。

月經的正常和前面我們所說的諸多因素密切相關,但在臨床上診治月經疾病的時候,醫生多是從五臟氣血的角度去思考。對此我單列出一章節,以示重視,因為其中涉及到很多專業的問題,我自愧自己的能力有限,盡全力把它們通俗易懂的表達出來吧!如果對這方面比較感興趣的朋友可以翻看一下相關的正式資料。

大多數人都知道中醫講究陰陽五行,這個是中醫理論的基礎,推演到人體來說,人的氣為陽、血為陰;五臟分屬於五行。氣血不屬於這篇文章的重點,我們暫且擱下,單就五臟和各位說道說道。

根據五行學說,“木曰曲直”,凡是具有生長、升發、條達舒暢等作用或性質的事物,均歸屬於木;“火曰炎上”,凡具有溫熱、升騰作用的事物,均歸屬於火;“土爰稼穡”,凡具有生化、承載、受納作用的事物,均歸屬於土;“金曰從革”,凡具有清潔、肅降、收斂等作用的事物則歸屬於金;“水曰潤下”,凡具有寒涼、滋潤、向下運動的事物則歸屬於水。

由此而來,肝因為具有疏洩、喜調達惡抑鬱的特點而屬於木。心因為具有主血脈,藏神志而歸於火。脾因為消化吸收而歸到土。肺因為吐故納新而歸到金。腎因為主藏精、統水液所以歸到水。這五個髒實際上在中醫理論中常常是一個小系統,並不是西醫所說的單個器官,它們的概念更廣義一點。這五個兄弟和月經的關係都很密切,以肝、脾、腎三個為最重要。我著重說說這三個就好了。

先說肝好了,在中醫理論中,肝主要有以下幾個作用:藏血生血,主疏洩。

1 藏血生血,這個和西醫的理論很相近。中醫把肝稱為血海,意思是當血管裡的血液充足時,那麼多餘的血液就會溢流到肝臟被儲存起來,一旦機體發生缺血的時候,肝臟就及時地開倉賑災,可以說肝是人體的一個小小血庫。這是藏血功能。

至於生血呢?中醫認為肝參與了人體的造血工作。這個等會再講,先賣個關子。

我們知道月經和血液有很大的關係,所以它和肝髒的關係自然也是親密無比了。簡單說來,當肝臟這個後備血庫資源充沛時,月經自然可以按時到來而且血量也正常。反之,則出現月經血量上的變化。

一種情況——血庫沒貨了(肝血不足)

月經量少,色淡,月經推遲,經期短,繼而演變成為閉經。臨床上往往伴有貧血的症狀,比如最典型的就是顏面、牙齦和指甲沒有血色,很蒼白,容易出現頭暈眼花,血壓低,大便偏乾等症狀。

一種情況——血庫的管理員跑了(肝血妄行)

這個要先說明一下,肝髒的血之所以老老實實的留在肝內,全靠肝氣的作用,可以說肝氣是血庫的管理員,保管好血庫的資源,防止它們流失。而當這個管理員撂挑子不幹了的時候,血庫裡的資源就沒了管束,一股腦全出來了。表現在月經上往往是這樣:

月經提前,月經量多,甚至崩漏,月經時間延長。身體可伴有多處出血,比如最常見的鼻出血、牙齦出血,最後可以出現血虛的症狀,就像上面說的一樣了。

綜合來講,肝髒的藏血生血功能如果出現了問題,最後都會導致血虛症狀。醫生在遇到此類病症的時候,如果能提前用上養血生血的藥物,往往能事半功倍,從這裡也可以看出一個醫家的醫術修為如何。不可不用心思量。

2調節疏洩(疏者,通暢,使之順利;洩者,散去,使之清利。這兩個一個是橫向的作用,一個是縱向的作用;一個是調為先,一個是利為主。醫者不可不明,特別是初學中醫者,一旦混淆了,治起婦科疾病來往往調利不分,愈治癒亂。)

上面的話是指點給一些初學中醫的年輕人的。行外人看不懂就不必深究了。

我們說肝主疏洩,在這裡肝的角色就變成了一個公路交警。可以說人體中氣和血走的路線一點也不亞於現實中我們的交通。這些氣和血之所以能循道而行和肝臟這個盡職的交通員是分不開的。我簡單說一下正常情況下肝氣血的走向。

1 肝氣的升發,我們之所以把肝歸到五行中的木,和肝氣的升發是離不開的。肝氣升發就如同春天裡草木的萌芽抽枝,是種向外、向上的延伸。

肝氣的升發作用正常了,全身的氣血都會隨之而動,整個人會精神的像棵沐浴在春風裡的桃花樹,我們中醫也稱之為陽氣充沛。這樣的人,面色紅潤,言談清亮,氣息和緩,消化功能也正常,對外界氣候變化能及時地適應。

反之,假使肝氣升發作用出現了減退,就好像馬路上發生了塞車,整個交通陷入癱瘓狀態。表現在人體,那就是氣血運行不暢,人的陽氣得不到升騰、血液得不到灌輸分佈。這時候的人,面色萎黃,甚至有些發青,聲音低微無力,稍微活動便易出汗,畏寒怕冷,手腳發涼,消化道出現異常,多會腸胃脹氣(噯氣、腹脹、脅肋脹滿脹痛)、潰瘍。

所以有經驗的大夫在處理陽氣不升或不足的時候往往會從肝氣上考慮,在方子裡面加上一兩味肝經的藥物,效果往往很理想,比如常用的柴胡。在這裡我想多說一下,柴胡一味,現在藥材市場上多為其莖葉,我不喜用,用其根要效果更明顯(我指的是陽氣不振類型),更有甚者,以前胡來冒充,想來不禁令人心寒,倘若是單純治三陽病,這也到無妨,但若是用於升舉陽氣,豈不是害人於無形之中,這種製假販假的藥商真該拉出去槍斃。

2 肝氣的下行,肝氣的總行路線是向下的(和肺的總行路線相反,金木相剋;和腎的總行方向相同,母氣攜子,同屬中下焦)。那麼都是有誰聽肝氣的調遣和它走這條下行的路呢?

主要有六路人馬在肝氣的調督幫助下向下而行。

第一路,胃氣

第二路,膽汁

第三路,血氣,特別是月經的血液(我們單講月經)

第四路,衝、任二脈之氣和男子特有的精氣

第五路,脾氣,這裡指的是性格那個意思,不是脾臟之氣

第六路,水液,這個和腎的水液代謝有關,臨床上多表現為尿瀦留和下肢水腫,和本文關係不大,放過它。

好了,點兵完畢,我們現在就開始細細的分析,先看一下,假使肝氣順暢的帶兵下行會怎樣呢?

第一路,胃口好,吃嘛嘛香。大便通暢,時常有虛恭(就是放屁)。這便是胃氣得以下行。

第二路,能吃油膩難消化的食物,能消化而且不噁心。大便呈正常的黃色(排除有時候因為所食食物而出現的異色)。

第三路,一句話,月經正常。

第四路,一句話,月經正常。男子表現為精液分泌正常,性功能良好。

第五路,心情平和,即使偶爾生氣也可自我緩解。

假使肝氣下行的功能出現了異常,這個領隊將軍不帶兵了,自然軍隊就亂成個人仰馬翻了,紀律嚴格的隊伍尚可按規定要求自己,那些紀律意識薄弱的就開起了小差,東遊西蕩,打起游擊戰來。(這就是為什麼同樣兩個人都出現了肝氣不下行的病症,而臨床表現的體徵卻各不相同。當一個人體質好的情況下,即使某一方面出現了疾患,其他地方也會按兵不動,免受影響;反之,則牽一髮而動全身。)

第一路,主要表現為胃氣停滯甚至胃氣倒逆:食慾不振,上腹脹滿,噯氣呃逆,反酸離心,噁心嘔吐,大便難解或者乾燥。總之該向下的都不走了或者反過來了,在西醫可常表現在返流型食道炎、淺表性胃炎、胃下垂、消化道潰瘍。

第二路,主要表現為膽汁的分泌異樣和走向的異常。中醫和西醫在膽汁的生成上看法一致,都認為是肝臟分泌的,所以肝臟功能出現了異常,膽汁的正常生理功能也定會有所改變,中國有句成語叫做肝膽相照,由此看見,這句話肯定是大夫先想出來的。這個時候人會出現:不愛吃油膩的食物,或是食之肚子不舒服;口苦,尤其是清晨,或是反酸離心的時候,這個是膽汁返逆的現象;右肋下脹痛,大便有不消化的食物殘渣,顏色發白,腹瀉(特別是吃了油膩辛辣,難以消化的食物)。常會出現在西醫所說的:慢性膽囊炎、膽結石症、返流型食道炎、十二指腸球部潰瘍、慢性肝炎、脂肪肝、酒精肝。

第三路和第四路,月經推遲到來,經色暗淡,甚至出現血塊(血氣得不到肝氣的疏導凝結而成),閉經(排卵出現異常),下腹部墜脹,小腹冷痛。西醫多見於:月經不調、子宮肌瘤、不孕症。

在這裡我想說明一下,我在每段的後面列舉的西醫病症名稱,只是表明當肝氣不下行的時候,可以出現這些病的一些症狀,而並非就一定是此病。此舉也是為了讓大家更好的、更形象的搞清肝氣不下行的真面目。特此說明,以免讓觀者出現誤解。

第五路,脾氣會難以剋制。

我們說一個人愛生氣、脾氣暴躁的時候,常稱作“大動肝火”。這句話的確很有醫學道理。所謂的肝火,實際上就是肝氣,當肝氣正常的向下行時,我們叫它肝氣,一旦它逆而上行,我們就叫它肝火。一個人大動肝火的時候,那麼出現的症狀就是上面第一和第二里麵包含的,不再重複。

其實肝氣的異常常會牽動肝血的變化,畢竟血隨氣行,這是中醫的一條基礎理論。所以當肝氣不下行的時候,肝血也會逆行,就是出現了肝不藏血、肝血妄行的症狀(和經血不下行有聯繫但也有區別,這個學醫的考慮就好了)。同上面一樣。

就好比我們常會見到兩個人扯著嗓子大吵,往往會面紅、脖子紅甚至有的人眼睛都紅了,這就是肝氣不下行而倒逆,肝血也跟著倒逆上頭所致。西醫多解釋為血壓升高,會伴隨頭暈頭痛、心慌氣短,嚴重者會有生命危險。三國演義中那個料事如神的諸葛亮三氣周瑜、陣前罵死王朗,用的就是這個醫學道理。可見大動肝火是何等的危害人們的健康。

以上就是肝和月經的聯繫,有些人覺得嘮嘮叨叨一大套,似乎不夠簡練。豈不知中醫最講究整體觀念,判斷一個證型不但要看主要的病變,也要隨時觀察其他臟器的反應。診病用藥如統兵,一著不到何談贏?因此作為一個婦科醫生,不但要對月經的表現有一個明確的認識判斷,而且要善於分辨同時出現的其他症狀,並要善於從其中發現對診斷疾病有利的依據。做一個高明的中醫不過就是在這些小處多下了功夫罷了。初學中醫的年輕人不可不思量啊!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昵稱 *
內容